李清照一篇《词论》怼了半个大宋词人圈

  北宋著名词人李清照诗、词、文兼善,但更擅长词。她的词被称为“易安体”,从南宋起就不断有人学习和效仿。从艺术成就上看,她的词超过了诗和文,在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。

  李清照不仅词写得好,而且文学理论修养颇高。她早年(据推断为其南渡之前)写过一篇关于词的专论文章《词论》,总结了唐五代至北宋词学的发展,通过评点当代词人提出了词的规范要求,观点鲜明,语言犀利,是宋代重要的词论文章。

  梳理词的源流演变

  《词论》以唐玄宗开元、天宝年间李八郎在曲江一曲惊艳众人的故事为开端,提出了词的源于“声诗并著”的歌,并且指出古乐府歌与诗并列发展的最高峰,是盛唐时期:“乐府声诗并著,最盛于唐。开元、天宝间,有李八郎者,能歌擅天下…… ”到了中、晚唐时期,词的发展便逐渐趋于成熟,随后还列举当时出现的各种词牌名“已有菩萨蛮、春光好、莎鸡子………不可遍举”。

  晚唐五代时,政权更迭时局动荡,这一时期词的创作走向了低谷。李清照认为这一时期虽偶有新作产生,但“亡国之音哀以思”,不能算作是词中的上品。

  到了宋朝,社会经济的兴盛促进了文化娱乐的繁荣,为词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环境。长调短令日益丰富,形式体制日趋完备,尤其柳永变乐府旧声为新声,第一次对词进行了全面革新,为词的进一步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前景。

  李清照清晰地认识到词体的发展脉络,并给词的发展阶段作了明晰的梳理与概括。

  评价北宋词坛名家

  接下来李清照在《词论》中指名道姓地历数众名家之短,寥寥不足千字,提到的宋朝词人有柳永、张先、宋祁、宋庠、沈唐、元绛、晁元礼、晏殊、欧阳修、苏轼、王安石、曾巩、晏几道、贺铸、秦观、黄庭坚,共16人。这些北宋词坛大家无一例外,被李清照批评了个遍。

  例如说柳永虽然开拓了词的新境界,他的词也契合音律,但是庸俗难登大雅之堂(虽协音律,而词语尘下)。晏殊、欧阳修、苏轼都是才学极高的人,他们创作小词,就像在大海中取一瓢水那样容易,但写出来只是些长短不齐不合音律的诗(句读不葺之诗尔,又往往不协音律),都不能算是词。王安石和曾巩的文章虽然写得好,但所作的词却“不可读”。

  而秦观的词空洞“少故实”,就像穷人家的美女,再怎么装扮也缺少与生俱来的富贵气质。黄庭坚的词倒是内容充实,但小毛病太多了,就像一块有了瑕疵的美玉,价值大打折扣。又批评张先、宋祁之词“有妙语而破碎”,不够浑成;批评贺铸之词不会引经据典,不够深刻;批评晏几道的词“无铺叙”……

  提出词作创作标准

  李清照评论他人词作的优缺点,意在重塑词风、规范词体。她提出词“别是一家”的理论,认为词作为用来演唱的歌词,必须与诗、文进行区分。在配合音律、思想内容、艺术风格、表现形式等方面,都应保持自己的特色,并系统地阐述了优秀词作的特点及创作标准。

  尚文雅、协音律

  词产生的关键在于有词有乐,二者缺一不可。具有音乐性也是词区别于诗、文等最根本的地方,彰显了独特的艺术魅力。

  李清照认为诗和文章只分平仄,但词却要分五音(宫商角徵羽),分五声(阴平、阳平、上、去、入),又分六律(黄钟、太簇、姑洗、蕤宾、夷则、无射),还要分发音的清、浊、轻、重。作为音乐文学,词的创作须达到严格的音律要求。如果词与词牌的声韵规律不符,就不能当作歌来唱了。

  除了有音律上的要求外,李清照认为词的内容风格要庄重典雅。她反对晚唐五代词人在国家动荡之际,仍沉溺于花间樽前,认为是“斯文道熄”的表现。她肯定柳永词达到“协音律”的标准,但认为他的词格调不高。李璟、冯延巳的词虽是“亡国之音”,但李清照肯定了李氏君臣的言辞文雅,语句甚奇。

  李清照所强调的文雅是词作包含的文化底蕴,要高雅又清新,还要注重意境的构造。只有情景交融,才能使词作达到浑然一体的境界。

  有故实、重铺叙

  李清照对于作词手法的要求可以归纳为:铺叙、典重、故实三方面。作者在后文将这几点形容为美女的“富贵态”,词作若无技巧,就如贫穷人家的美女,虽花颜月貌,却气质欠佳。

  所谓铺叙就是要细腻地铺垫叙述,层层递进。典重说的是出处、典故。用典是有限的篇幅里表达深刻内涵的重要技巧。至于故实,便是要求词人将典故与词作内容浑然融为一体,不着痕迹。

  宋人重学,多数文人在创作中会自然而然地流露丰厚的学养,在写作中用典、故实在当时文坛蔚然成风,李清照对作词手法提出铺叙、典重、故实的要求,也是建立在前人词作的发展基础上的。

  勿破碎、求浑成

  李清照不仅仅要求词协音律尚文雅,且有故实有意蕴,注重架构铺叙,还强调词的整体性。宋祁因《玉楼春》词中有“红杏枝头春意闹”一句,而获得“红杏尚书”的美誉。但李清照认为只有一两句零散的名句,而不注意语句之间的衔接,导致词作支离破碎是不足取的。词作内容上应构建完整的、浑然的意象。佳句妙语只有在完整词境的基础上,才能给人以整体的审美感受。

  《词论》是中国文学批评史上的第—篇词学专论,它将词作为独立的文体与诗、文进行区分。对词在音律、形式上的种种特点作出了较为系统的归纳和总结。借评论十余位著名词人,对词作的语言、内容与手法提出要求。

  就易安词而言,《词论》所蕴涵的词学思想不仅促进了宋朝及后世词学的发展,也是李清照对自己作词的写作要求。易安词用语婉约精巧,作词技巧高超。擅长使用简单的意象抒发复杂的情感,用典“事如己出,天然浑厚”,既可以将自己的感情抒发得淋漓尽致,又能保持作品的庄重典雅不俗套,可见其词作实践是遵循理论基础、受理论指导的。